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在古代追男神 > 第两百二十五章 真假教主

我在古代追男神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我在古代追男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两百二十五章 真假教主

分享到:
关闭

宫初月白了宫晓晓一眼,提着剑移步到了慕容秋月面前,长剑直指着她的咽喉,冷声道,“说吧,当年你是怎样策划了一切的?”

“呵呵,本宫为什么要告诉你?”

慕容秋月虽然已经受伤,胸口处的鲜血也如泉涌一般流了出来,可宫初月的那一剑并没伤到她的要害,所以,她暂时性命无虞,只是有些虚弱罢了。

虚弱也不能掩盖她此刻的气势,高高扬起的眉毛,眼角眉梢满满的挑衅的意味。

“有本事你杀了我呀,我不会告诉你的,死也不会告诉你!”

慕容秋月忍着剧痛嚣张地叫道。

“你!”宫初月气得心肝肺都在颤抖,当年的场景一幕幕浮上她的心头,胸口处有剧痛传来,她的脸色变得有些痛苦起来,拿着剑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师父,杀了她吧,反正迟早都要杀的。”

宫晓晓在一旁大声说道。

云蝶惊愕地看着宫晓晓,这个小孩子怎么对杀人那么感兴趣啊?要知道她说要杀的可是一国皇后,就这么杀了?

没等云蝶有什么反应,宫初月的手缓缓地抬了起来,滴着血的剑尖一寸一寸地逼近了慕容秋月的脖子,黑巾外的眸子全是仇恨痛苦的火焰,仿佛下一秒就能把慕容秋月生吞活剥了一般。

“呵呵,你敢吗?”

慕容秋月脸上毫无惧色,一手撑在地上,一手捂着胸口,微眯着眼睛嘴角上扬,“如果你杀了我,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

宫初月的手一抖,差点站立不稳,不明白,她到底哪来的自信?

“师父,你还在犹豫什么?”

宫晓晓来到宫初月身旁,不解地问道。她们的周围,那些剩下的人见慕容秋月落败,不知道为什么却不敢靠近,而宫晓晓也丝毫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

宫初月仿佛没有听见宫晓晓的话,依旧站在慕容秋月的面前,一动也不动地盯着她,想从她脸上找出答案来。

“嘭!”

“上!”一支信号弹从不远处的屋脊上空升起,炸响开来,地上的慕容秋月脸上露出一抹神秘古怪的笑容,视线落在对面的屋檐上。

宫晓晓和云蝶还来不及反应时,四周如雨的箭矢像下雨一般朝着她们疾射而来。云蝶吓得闭上了眼睛,宫初月的身子像阵旋风一般在箭雨中穿梭,手指迅速在云蝶的身上点了几下,着急地吩咐挥剑的宫晓晓,“赶紧把她带到安全的地方去,这里交给为师好了。”

宫晓晓娇小的身子非常灵活,在箭雨中几个来回,竟没有伤到她分毫。

她抬眼看了一眼四周黑暗中那些隐隐绰绰的黑影,楼阁上,屋脊上,屋檐下,到处都是。

“那师父,我先闪了?”

“赶紧去吧。”

宫初月点点头,手里的剑也不停着,一道剑光闪过,无数支箭像雨一样落到了地上,有的直接被震到了不远处的树干里。

“教主?”

剑雨中,一个敏捷的身影落在了慕容秋月身旁,蹲了下来关切地问道,脸上的银色面具在微弱的月光下闪着冷冷的光,他伸手想要扶起慕容秋月,却被宫初月突然伸来的一剑隔开了。

“银月,本座没想到你也反了?”

宫初月手上不停,一剑隔开了右边朝着自己疾射而来的箭矢,另一只手迅速抓起地上慕容秋月的衣领,挡在了自己的身前,背靠着墙壁,这样,她暂时还比较安全。

来人正是神月教副教主于通,听到宫初月的声音后,于通抬起手往后一扬,那些隐藏在暗处的弓箭手总算是停了下来。

宫初月也悄悄地松了一口气,她知道,慕容秋月既然在这里等着自己,那么,暗中肯定也不止才埋伏这么一点人,如果不能安全带着云蝶去见师父,那么她的一切努力都将是白费了。

“宫...教主?”

于通上下打量了宫初月一眼,不太确定地喊了一声。

不等宫初月说话,她手中的慕容秋月就开口怒道,“于通!本宫才是你们的教主!”

“闭嘴!”宫初月用剑柄敲了敲慕容秋月的肩膀,低吼道。

呵斥完慕容秋月,宫初月把视线落在了于通的脸上,“呵呵”冷笑了两声,“亏于副教主还记得本座!”

“属下不敢!”

于通抱拳,微微弯腰,语气平淡无奇,听不出来他此刻的情绪到底是怎样的。

“于副教主,给本宫杀了她!”

慕容秋月虽然被宫初月勒住了脖子,可仍然梗着脖子叫嚣,丝毫没有把宫初月放在眼里的意思。

“杀了她!”

“于副教主,杀了她!”

“于副教主,不行啊,慕容教主还在她的手里呢!”

背后一群人没人敢上前,倒是有支持杀宫初月的,也有不支持的。支持的是先前那些被宫初月打伤的人,不支持的则是少部分没怎么动手也完好无损的人。

于通视线缓缓地从众人脸上扫过,最后落在了宫初月的脸上,眸子里渐渐凝起一股冷色。

“你说,你真是宫教主?神月教那个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金月教主?”

“如假包换!”

宫初月冷静地回答,这么些年,她该归来了。

“有什么证据吗?能否摘下面巾让在下一探究竟?”最新

于通眼也不眨地盯着宫初月的脸,手中的剑握得很紧,很紧。

“对,摘下,摘下让大伙看看,到底是不是金月教主回来了?”

“呸,金月教主一直就是咱们的皇后娘娘!”

于通背后有人低声争论起来,慕容秋月微不可见地笑了,她就不信,已经严重毁容的女人,怎么能让他们重新认她?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神月教里根本就没人见过宫初月的真面目,所以,这一次,她注定要失望了。

黑色面巾被缓缓摘下,一张面目全非的恐怖脸庞就出现在众人眼前。周围的人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就连刚刚和蓝星父子赶到暗处的云蝶也惊呆了。

那是一张怎样的脸啊?

惨白和鲜红交织的肌肤上,纵横交错地爬满了像蜈蚣一样丑陋的伤疤,个个狰狞地展开着自己的四肢,看一眼怕是会让人晚上做噩梦了。不知道别人怎么想,至少,云蝶是这样想的。

“小月...小月,月儿...月儿!”

躲在暗处的蓝鸿祯被蓝星和邓公公扶住了颤抖的身体,他狠狠地憋下了喉咙中那快要涌出来的腥甜,喃喃地低声喊着,视线一直停留在那张比鬼面还恐怖的脸上,红了眼眶。

“父皇?”

“月儿......”

蓝鸿祯并不理会蓝星的呼喊,反倒是双手紧紧地抓着蓝星的手,骨节都开始泛白了。

于通看到眼前的一幕有些吃惊,他可从未听说过金月教主是长得这么丑的啊!

“哈哈哈,本座就说他是冒充的吧?你们还不信,看,代表金月教主的玉佩,上面那个金色的月字,她有吗?”慕容秋月伸手从怀中掏出了一枚通体晶莹的玉佩,高高地举在了手中,大声对众人说道。

看到这一幕,蓝星眉头一动,他摸了摸自己的怀里,嗯,还在。

只是让他满心不解的是,这种代表身份的玉佩之类的东西,怎么会同时有两块呢?不管谁,只可能有一块是真的。

如果去年无数次拿着玉佩追杀他的人不是母后,那会是...

蓝星现在已经不关心真假金月教主的事情了,他只关心,是不是那个劫持了皇后的人派人一次次地来追杀自己的。

想到这里,蓝星迅速放开了蓝鸿祯的手,对身后的南宫和乐南说道,“保护好皇上。”

话音刚落,人已经不见了。

场中突然多出了人,这下子那些弓箭手纷纷又把弓搭了起来,瞄准的了场中的那个伟岸的身影。

“糟糕,他还带着伤呢,这可怎么是好?”

南宫着急地看着场中蓝星的身影低声说道。

“先看看再说吧。”云蝶摇了摇头,刚才她的穴道已经被解了,蓝星把她的凤归剑给了她,让她关键的时候防身用,所以,她现在的胆量比先前大了许多。

瞧了一眼身旁蓝鸿祯明显失魂落魄的模样,云蝶心里鄙夷极了,这个在她面前威风八面的皇帝,怎地现在落魄得让一帮江湖人士在自己宫里打架斗殴还屁都不敢放一个,真的是......

要多窝囊有多窝囊。

要换做她是蓝星,她也不愿意接手这个烂摊子。别说她不伟大,她只是比较惜命而已。

“你是谁?”

宫初月看着眼前的俊逸男子,和蓝鸿祯有着五分相似的面孔,紧紧地盯着她,让她的心没来由地刺痛了一下。

“这个,是你的吗?”

蓝星从怀中掏出了一样东西,在宫初月的眼前晃动了一下,虽然只是一下,她却看的真切,那是她的...

“你怎么会有?”

宫初月狰狞的脸上面无表情,语气也甚是冰冷。

“这个你不用管,我只问你这个是不是你的?”

蓝星不耐烦地又问道。

“也许是。”宫初月不敢确定,就像她不确定慕容秋月手里那个是不是真的一样。

“那你为什么要一次次地刺杀于我?”

蓝星冷冷地质问道。

“你说什么?”

宫初月被蓝星的话惊到了,吃惊地反问道,“本座与你素不相识,何时刺杀于你?”

说着,她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过头把视线落到一旁被宫晓晓看着的慕容秋月脸上,“是你?一切都是你干的?”

慕容秋月笑了,“你在胡说什么呢?他是本宫的儿子,是南朝的太子,只要他即位,本宫便是明正言顺的皇太后,本宫为什么要刺杀他?”

蓝星没有说话,视线来回在两个女人脸上徘徊,最后,他伸手要去扶地上的慕容秋月,却被一旁的宫晓晓拿剑威胁了,“你要干什么?”

“她是我母后!”

蓝星眉头也不抬一下。

“她是我师父的仇人!”

宫晓晓也大声回答,手中的剑根本没有要躲开的意思,反倒有一种蓝星敢上前她就连他一块儿杀的狠劲。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我在古代追男神》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9gs.cc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