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我在东京当怪兽 > 第一百六十一幕 历史剧

我在东京当怪兽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我在东京当怪兽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六十一幕 历史剧

分享到:
关闭

北宋,嘉佑三年,荆湖南路。

红日西斜,荒草挂斜阳。

灾年。

饿。

陈远生趴在地上,荒草穿过耳丫,掩住他的身形。他很饿,饿的没有半分力气,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寨,寨主,就咱们这样,下山都没劲儿,就算有商队过来,咱们也拦不住啊。”趴在陈远生身旁的王二声音轻微、磕巴地说道,“要不咱们吃土吧。这我认得,观音土,吃了就不饿了。”

“吃土?你想死?”陈远生歪过头,冲着已经饿的有些浮肿的王二咬牙切齿道,“有我在,你们一个都别想死。

吃!找吃的!

虎子,你去看咱们下的套子,套住东西没。

福通,你继续找耗子洞,找到了把洞里的耗子和粮食都逮住。

小鱼,峰子,你们俩去挑水烧水。

许江,你带着剩下的弟兄挖草根,挖野菜,捡树枝。

一个时辰后,太阳落山前,无论收获如何,都回山寨集合。

有我在,你们一个都别想死!”

嘶吼用掉了陈远生全部的力气,力竭的他,勉强翻过身,闻着泥土的腥味,透过杂草看着挂在山边的落日残阳,脸上写满了不甘。

他叫陈远生,是个穿越者,生于千年之后,有家山寨工厂。

莫名的,他穿越了,穿越到了一千年前。成了名副其实的山寨寨主。

声色犬马?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别想了,山寨种田为主,寻常年份尚且勉强温饱,遇到今年这样的灾年,填饱肚子都很成问题。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收集食物要紧。

休息了一会的陈远生,稍微恢复了些气力,他胳膊支着地面翻身爬起,目光掠过土地,寻找任何能吃的食材。

天色渐暗,有气无力的寨民,聚在一起盘点收获。

虎子套住了一只山鸡,福通找到了三斤杂粮,活捉了五只耗子,小鱼和峰子挑了两大水缸的水,许江和剩下的兄弟们收集了一小堆草根野菜。

陈远生将手里的野菜放下,叹了口气,这些食物看似不少,但分到十个人头上,就不多了。

生火,烧水,做饭。

不像现代都市夜晚霓虹灯长明,陈远生现在所在的地界,除了山寨的这处火光,方圆一里之内,再也没有半分火光。

“虎子,这是你的,福通,你的……”陈远生分配着食物,木质的饭勺,把柴火烧成的杂粮米饭,从陶瓮里摇出来,放在土陶碗里,递给他们两个人。

虎子接过陶琬,福通没接,他正拿着一把乌七八黑看不出本来颜色的破旧小刀,给他抓的那几只老鼠开膛破肚。

这是门技术活,不能分心,不是说把那点可怜的老鼠肉弄出来就行。还要确保老鼠皮的完整,内脏的完整。

整个过程,如果放在人类身上,那就是灭绝人性的酷刑。剥皮抽筋,残忍至极。不过,现在只是老鼠而已,人都难活下去了,谁还在乎老鼠呢。

“福通,先别处理了,吃饭,你这活精细,急不来。先吃饭,别饿坏身子了”陈远生说道。

“好。”福通寡言少语的福通应道。他放下手中的老鼠尸体就要端碗拿筷子。

陈远生看着他沾满鲜血的双手说道,“福通你先用温水洗下手,这样吃饭不卫生。”

卫生,对于山寨里的人来说,都不熟悉,都挺陌生。是少寨主陈远生提出来的词汇。

虽然是新词,山寨里的人并不奇怪。因为,整个山寨,包括已经死去的老寨主在内,就陈远生一个人识字。他从书里看了什么新名词,说出来一点都不会让人感觉意外。

“是。”福通用半个葫芦割成的瓢,舀了一些开水,混合水缸里的凉水,默默地洗手。

陈远生给每一个人盛饭,都盛完之后,才端起自己的碗,“大家都吃吧。今天运气不错,捉住一只野鸡,几只耗子,难得开荤,大家快吃吧。”

气氛压抑,除了陈远生,别人都没说话,大家都默默地在吃饭。

不知名的野兽,在不远处咆哮。

陈远生看大家都吃了,自己也开始吃。刚刚他一直在强撑,他也很饿,如同别人一样饿,饿的不想说话。但如果连他都不说话鼓劲,那这个团体的命运,就真的堪忧了。

鸡汤炖了许久许久,野鸡肉并不容易煮开。相比于小小的一只野鸡,汤锅倒是显得太大了。

这是陈远生故意安排的,越是饥饿,人的食量越大。区区一只体态不大的野鸡,别说三两个人吃,就是一个人吃都不够。

为了让所有人,都能沾到的荤腥味,煮大锅汤,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热汤暖身,米饭填肚。

晚饭吃完,众人都恢复了一些力气,交谈声渐起。

大家聊天,谈论,没有什么高不可攀的远大理想,都是些脚踏实地,零零碎碎地东西。

许江看着锅里翻腾的鸡汤,咽了咽口水说道,“要是有一天能过上天天吃饱穿暖的日子就好了,你们最喜欢吃什么?”

虎子憨声憨气的说道,“俺最喜欢那种磨得细细的白面做的大肉包子。以前逃荒的时候,看着举人家的公子吃这个,真是羡慕极了。那个香味,那个味道,要是有一天能吃到就好了……”

虎子说着说着,闭上了双眼,想象着一个又大又白、香喷喷冒着热气的肉包子,摆在自己的眼前。

一旁王二看着虎子的样子,嘲笑道,“虎子,你想这个可能么?还想吃白面。能天天吃个六成饱我就知足了。要是我能活的再长点,攒下点钱,娶一个婆娘,生一个孩子那就更好了。”

“是啊,是啊,娶老婆生孩子。俺们老刘家就剩下我一个,我要是不生孩子,老刘家就绝后了啊。”峰子附和着王二话。

“我也想娶老婆……”

“我也想!”

“我也想。”相同的声音,从不同的地方响起。

唯独福通没有说话,他安安静静地坐在角落,借着火光分解着几只被他亲手找到、杀死的老鼠。

陈远生望着深邃无垠的星空,听着他们的话,暗暗地下了一个决心……

一定要让更多的人活下去!

任何一个人,都不是纸面上的数字,都是活生生的人。任何一个人,都在努力的生存,都有活下去的权利。

第二天,陈远生早早醒来。尽管睡了几天,但这种稻草铺成的床,躺上去依旧很不舒服,不知过敏还是怎么,皮肤上起了一片红色的小点。

青鸟鸣翠,杉桦抽新芽。

日头初升,枯萎的野草上挂了一两点露珠。

陈远生趁着天还没有大亮,扛着锄头,朝着山寨的后院走去。老寨主埋了一些金子在那里,今天陈远生要把它们挖出来,到城里换成粮食,缓解山寨里的粮食危机。

之所以今天才挖,是因为陈远生前两天意识一直有些模糊,直到昨天晚上,才想起老寨主埋金子的事。

饿了几天,陈远生力气有些弱,挥膀子抡锄头的动作,有些轻浮。

正当他第一下下失败,准备来二下的时候,他的身后突然响起一道声音。“寨主!你在干什么?”

陈远生循着声音回过头,看到了身后的王二,“二郎是你啊,怎么起得这么早,不多睡一会。”

陈远生边说着,边把锄头往身后藏,动作幅度尽量的小,避免王二看出来他试图隐藏什么的意图。

“还是饿,饿醒了,心思起来能不能看到啥吃的……”王二一只手挠着头,另一只手摸着肚皮,有些腼腆的说着。说道一半,他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看着陈远生身后的锄头反应了过来,“寨主,你拿锄头上这干啥,难道你要挖……”

“那可不行!寨主我不能让你这么做。”王二的声音陡然升高,“老寨主可说了,这是他的命根子,就算是他死了,也不能随便挖出来。直到寨主学有所成,能去参加科举了,才能拿这钱买个清白出身。”

陈远生愣住了,兔子急了果然会咬人,没想到平时说话颇为费劲的王二,着急起来说话都这么快。

他叹了一口气,放下锄头,看着王二说道,“二郎,咱们现在都活不下去了。人都饿死了,参加科举有什么用呢?”

王二无言,他沉默了一会才说道,“我不管,老寨主说的总没错!”

“是啊,他说的没错。学会文武艺,卖与帝王家。可咱这山高皇帝远,就算是真有才华,不经历个九九八十一难,怕也见不到皇帝,更别说大多数都死在半路上了。”陈远生半似回答王二,半似自言自语的说道。

他抬起头看看初升的朝阳,故作轻松道,“算了,我先不挖了,估计大家都醒了吧。我把这事儿和大家都说说,看看大家的意见怎么样。”

“哦。”王二看陈远生放弃挖金子了,心也就放下了大半,微微浮肿的他,又变回了原先木讷的样子。

陈远生和跟在他身后的王二,三步两步,五步七步回到山寨正院。

其他人都醒了,按部就班的开始忙碌起来。

小鱼和峰子两人,继续用着昨天的锅,熬着福通昨天找到的杂粮。

同一座灶台的另一个炉口,放着另一口装着鸡汤的坛子,里面的汤水还没热,上面浮着一层黄白色凝固了的油花。

许江等人把早上采摘的野菜洗净,扔入汤锅。

福通继续处理老鼠皮,以及从野鸡尸体上拔下来的鸡毛。

“福通,我昨天让你处理的那个,你弄好了么?”陈远生走到福通身边问道。

“好了。”福通简单的答了一句,转身回到仓房,拿出三根两个手指粗细,一头削尖,并用烟熏好的木杆。

陈远生拿过一根双手握住,抬起来尝试刺了一下。不愧是老手的作品,重心合适,很轻松的就能让人用上力气。

“福通,吃完饭后,你再寻找寻找食物,顺便也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材料,把咱们山寨的武器都换成这种。”

“好。”

“寨主,粥熬好了!”小鱼叫道。

“知道了!”陈远生答道,然后用力拍了拍手说道,“大家都把手上的活先放下,吃饭了。顺便我有些话,想和大家说说。”

由近及远,大家陆陆续续来到灶台边,没人直接吃,而是站成一排,像是昨天一样,等着陈远生分配食物。

这是老寨主立下的规矩,“只有让他们明白是谁给他们饭吃,他们才会知道该听谁的话”,老寨主当初是这样对曾经那个陈远生说的。

现在这个陈远生,对于老寨主的许多话是颇为认同。管人是一门学问,尽管老寨主没有经历过什么专业的管理培训,但多年的实战经验,足够让他归纳总结出一套自己的朴素管理理论了。

陈远生回忆着近几天每一个人的表现,做的工作的大小,给每个人分食物。有的人多些,有的人少些,但大抵上差距不是很大,保留着一个底线上的公平。

他自己碗里的粥,大概处于倒数第几的水平。不是因为他不饿,而是因为他没从事太多的体力劳动,吃得太多,对于别人来说太不公平。他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自己就是一个管理者,而不是站在众人身上作威作福的山大王。

当然,也有他饱受现代添加剂摧残的味蕾,享受不了北宋乡间原始风味的缘故。

看大家都吃的差不多,陈远生也放下碗筷,他说道,“大家先别忙着去工作。听我说几句。”

陈远生停顿了一下,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自己身上,才继续说道,“大家都知道老寨主埋金子的事儿吧?今天我想把金子挖出来,换些粮食吃,二郎早上看到了,把我制止了。我想询问一下大家的意见,这金子,到底该不该挖出来换粮食。”

“寨主!不能挖,这是老寨主留着给你买清白出身,参加科举的。可千万不能换粮食!”王二“嗖”的一下站起来发声道。随着他起头,其他的人也纷纷议论了起来。

陈远生等议论声渐渐低落,才开口说道,“大家有什么想问的,都可以问我,我都会回答的。”

听到陈远生这么说,倒没有人发问。

不少人胸中仿佛有千言万语,可就像个闷葫芦,想说的时候又不知道说什么了。

再说了,他们早就习惯了服从,以前听家主、地主的,后来听来寨主,现在听小寨主的。真让他们提问题拿主意,他们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寨……寨主。”山寨里唯一的姑娘,小鱼站了起来略显拘谨的说道。

“你说。”

“寨主,您为什么要挖金子买粮食?”小鱼怯生生地问道。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我在东京当怪兽》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9gs.cc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