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汉明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各方妥协

汉明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汉明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八十八章 各方妥协

分享到:
关闭

收回原本把方国安、王之仁窃取的赋税权,就成了新一届朝廷首要之事。

有钱,腰杆子硬,这一点无论哪朝哪代都一样。

“诸公放心,兴国公答应了,只要朝廷提供每年十万石粮、十万两军饷给定海军,除了定海,其余四县的赋税还给朝廷。”

众人闻听长吁了一口气,王之仁的妥协,这给绍兴府诸小藩起了个好头,再往下就容易多了。

张国维欣慰地点头道:“吴争,此事你功不可没,按礼该为你晋一级爵的,只是……你知道监国殿下……呃,不过你放心,朝廷里我等都替你记着。”

吴争笑着摇摇头道:“这事到此作罢吧,其实就算晋公封王,也不过是在区区绍兴府,中原大片土地上的臣民,谁知道我吴争?但有一点,方国安部降军,被你们划拉走了六成,如今兴国公又划拉走了一半,如今到我手里也就六、七千人,加上杭州、嘉兴两府军队,我手下已有近七万人,这些人的饷粮,诸公总得给我一个说法吧?”

张国维等人立马面就耷拉下来了,“吴争,朝廷有多少家底你是知道的,七万人的饷银,恐怕是真负担不起。”

钱肃乐冷冷道:“临安伯,不要以为我等都耳聋,你在杭州府搜刮了多少钱财,恐怕已经不是秘密。况且,此次方国安叛乱,其麾下大军首先归降的是你,方国安这一年多积余的钱财至少得有十万两以上吧?还有方国安从杭州府撤回时,二十船的钱财都落入你的口袋了吧?综上所述,你从方国安一处所得,恐怕也在百万之数。况且你还揽着杭州、嘉兴两府财税,你还好意思开口向朝廷要钱?”

吴争的脸“唰”地落了下来,“钱大人,话得分开两说,方国安处所得钱财,那叫敌资、叫缴获,与朝廷何干?说到杭州府,吴争可有取寻常百姓一文?所得银两全是之前投靠鞑子之不义富商拿钱赎罪所得,与朝廷何干?”

说到这,吴争冲着张国维道:“张大人来评评理,吴争所得银两可有一文纳入自己口袋,自我执掌梁湖千户所起,朝廷可曾经拨付过饷银、军粮,杭州城防御,朝廷可拨付过一两?其它不说,单就战时,重金悬赏敢死之人,就耗费十万两之巨,战后抚恤、赏赐,高达七、八十万两之多,张大人可否要一一核算清楚?只要朝廷担下七万大军所耗,吴争可以将杭州、嘉兴两府赋税权交还给朝廷。”

张国维点点头,他明白吴争所说不假,吴争“搜刮”得银子确实不少,可真要具体到七万大军的抚恤和赏赐,那就不见得多了。

收编降军,靠大义是不行的,那得真金白银地砸。

否则谁替你卖命?

别说什么忠诚、大义,这样的人有,可世间最多的是普通人,趋利避害,见风使舵。

谁强就投谁,谁弱就抛弃谁,谁对他们好就忠于谁,谁克扣他们饷银就视谁为寇仇。

当兵吃粮,拿饷卖命,这是自古以来天经地义之事。

而收编降军,那更是需要砸钱之事。

但说到杭州、嘉兴二府赋税,这又得另说,这二府新附,各县此时的县官及以下官员,大部分还是清廷任命的官员,其中一部分甚至还是明臣降清,又再降回来的官员。

短短不足一月的时间,换得过来吗?

没有时间去整治、更换,府衙的政令能下得去?

下去之后能被执行?

赋税怎么上来?

为啥自古以来,对于新附之地要采取免税一至三年,因为你就是想不免,你也收不到啊。

不如就大方点,免了!

所以,钱肃乐的指责听起来是这么回事,但实际上,就是无理取闹。

“吴争,钱大人也是随口一说,别往心里去。”不得不说,张国维的性子确实好,历经三朝之人,棱角都磨光了,一水儿的老好人。

果然,张国维的话引得钱肃乐不满,“张玉笥,你的意思是钱某信口胡说?”

张国维愕然,有点下不来台。

吴争有些恼了,回头冲钱肃乐道:“要不这样,钱大人来统领两府,吴争只管军队,两府赋税交给钱大人总揽,吴争只问钱大人要饷银,如何?”

钱肃乐顿时哑了。

张煌言赶紧起身打圆场道:“二位可否别顾着斗嘴?公主殿下刚刚监国,万事待兴,正是我等戮力同心之时,何必为这些争吵呢?”

已经与熊汝霖同领绍兴府新编成四卫之一的左侍郎孙嘉绩,呵呵笑着起身道:“二位已是翁婿之义,何事不能坐下来好好商量。说起来,孙某还是当之无愧的月老,二位,给孙某一丝薄面,且坐下来说话。”

钱肃乐冲着吴争冷哼一声,负气坐了下来。

吴争心里一股别扭,不过这时不是否认的时候,于是也依言坐了下来。

张国维道:“吴争,要不这样,你在两府能收多少算多少,够了最好,不够,朝廷也以兴国公之数贴补于你,等日后两府赋税稳定之时,再作计较,你意下如何?”

吴争想了想道:“也罢,就依张大人所言。”

于是,气氛慢慢和洽起来,众人一起商议起新朝廷的人事安排和琐务。

离开张国维府时,张煌言追了上来。

“吴争,恐怕我去不了杭州府了,望你不要见责于煌言。”张煌言有些不好意思地直言道。

吴争有些遗憾,但能理解。

张煌言的理想是抗清复明、治国平天下。

不管自己手中掌握多大的军队,但终究只是个臣子,最多也就是一方小诸侯。

对于象张煌言这样志在天下之士而言,庙小了!

吴争挤出笑容道:“玄著兄这是哪里话,此生你我能同殿为臣、意气相投,已是幸运。况且二府之间,也就一日的路程,想见随时可见。”

朱媺娖监国之后,已经将张煌言提升为左佥都御史兼任绍兴府指挥使。

从七品编修、御史一跃成为正四品官员,这种速度恐怕在和平年代是没有的,也就是乱世之中才会出现。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汉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9gs.cc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